这是写于上个月的日记:

八月五号晚和朋友一起踩单车,从东里到隆都再到莲下,最后出国道324再回家,本来没想踩这么远,在东里踩了一段后,发现再继续只有这条路线而已,往回踩又没意思,于是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踩下去。

大概是因为侥幸心理作遂,朋友有带手电,我便不想带了。

隆都那段路路况并不好,偶尔一段路面凹陷,避开了几处,还是有一处避不开,因为没有手电看不清路面,高速(20多)压过去,结果后胎被蛇咬了。泄风不快,不过跑了一段后还是停下来打算换胎。因为随身带的内胎是18/23,而后胎是25的,最后还是决定补胎为好,折腾了一段时间才补好继续上路。

爆胎是其一,真正悲剧是发生在隆都到莲下那段路,一开始路况很糟糕且不说。后面的路面是极好的,因为刚修好,还没有通车。我便开始放松了起来,不自觉速度也快了,不过最多就是二十多,因为一直跟着山地后面。变换下姿势,因为觉得架子比较小,身体伸展不开,便把手放到最远端,手掌朝下按住手变顶部,没留神自己居然这个压到手刹上了,结果车轮抱死,只记得前轮好像打横了,其他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飞出去了,可能是左手先着地,伤得最严重,接着是右手侧身落地,肘关节肿起一块,肩膀在地上磨了一小段,起了一块红点,肌肉痛,幸好衣服没破。右脚膝盖也磨掉一小块皮。

起来后发现左手腕动不了,手腕还得放在大腿上支撑,不然痛得不行,剩下的路程只能一只手骑了,十多公里还是坚持下来了。快到的时候发现还被补了一刀,本来车子无大碍,就是手变被磨伤了,结果回来的路上把 cateye 码表弄丢了,估计是在等红灯的时候,一只手上下车很吃力,试了好几次,估计在那里蹭掉了。本来那个红灯可以不等的…看来人生的戏剧性就是体现在这样接二连三的悲剧中。

当时还不知道这次受伤的严重性。隔天看了一个私人的中医推拿接骨医生,还拍了片,医生一开始说可能骨头裂了,看了一下片又说没有大碍,还说两次就能好,听到医生这样说确实心里轻松了很多,自觉还是挺幸运的。接下来两次推拿换药后,但疼痛对比一开始确实有所减轻,不过还是很痛,没有像医生所说的那样好了。月底刚好有朋友要结婚,以为到时应该能好,便兴奋地先把车票订了。第三次去才开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疼痛没有继续减轻,最糟糕的是手腕没有办法旋后(supination),也就是没办法将掌心朝上,正常人的手腕起码可以转动 270° 以上,我的伤手只能转 100° 左右。医生一开始说是因为包住了没法转,可拆掉纱布我还是转不了,这时医生才改口说没那么容易好,要继续包。我也只能半信半疑继续听从医生,一开始我想当然以为是关节没按好导致旋转障碍的,便打算给医生按多几次,希望可以按好。可以一次接一次,症状还是没有改善,医生说来说去也说不n出所以然,就是重复地说没那么快好。

发现手腕的旋转功能有问题后,这段时间我自己也在网上找资料,越找越担心,手腕是一个很复杂的关节,而手腕的受伤中,TFCC 损伤下尺桡关节脱位,都是很容易被误诊漏诊的。而且错过急性期后,便很难恢复,得通过手术治疗而且恢复也不能保证。

这时我才在忧心忡忡中决定换医生,问的是镇上一个有些名气的老医生。一开始还是期待能被他按上一下就能恢复功能,可惜这种奇迹没有发生,医生让我往各个动一下试试,然后又包起来,说如果接下来没有好转那下次换药就再去拍片。当然下次也没什么明显好转,便去医院拍片,拍完片后,影像科的结论是尺骨茎突骨折,拿到片后吃了一惊,医院拍得片跟在私人拍的片那个分辨率差距太大了,医院拍的片可以看到在尺骨茎突有一段斜亮线,而私人拍的片着弥漫着一片模糊,连茎突都看不太清楚。难怪一开始的医生会说没有大碍。原来是骨折还被他这样推拿折腾,想想都会冒冷汗,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老医生看了片后,也认为是尺骨茎突骨折,他的意见是保守治疗,先保护起来(用纸板包住,同时把手吊起来),让骨头愈合。我请教他为什么会不能旋后,他也不确定是骨折导致的,我又问他是不是三角纤维软骨复合体受伤,他也说有可能,这一损伤需要做核磁共振,不过他也没说下尺桡关节会有什么问题。找不到具体原因我也很担心,不过还是听从医生先保守治疗,耐心等待骨头愈合。对老医生我也觉得担忧,第一印象就是记忆力非常差,同样的问题要几分钟内会连续问上两三次,而且下次去换药的时候他还忘记了我上次有来过…

到 9 月 5 号刚好一个月了,炎症已经减轻很多了,不动他也也基本不会痛了,但是手腕的旋后功能障碍依然没有任何改善,所以我开始担心了,保守治疗如果没有效果,接下来只能手术了,尺骨茎突骨折如果附带 TFCC 损伤,那便是很严重的了。

9 月 10 号刚好过去五周,再去找医生换药,医生说时间差不多了可以不用保护了,接下来贴膏药,吃药丸,熏药汤就可以。我告诉他手腕还是不能旋后,他拿起我两只手试了一下,发现左手不能转过去,这时才说,这样确实有问题,好像才刚知道我的手不能旋后一样,怎么一开始来的时候没有做这个测试,我觉很无奈。后来,他想了一下,给了我本市一个知名专家的电话,叫我联系他让他帮忙检查。

当晚我便联系了专家,简单说明情况后,专家问我受伤多久了,听到五周后,便说很麻烦,还重复了几次,让我明天去找他当面说明情况。听到医生这样说,可谓百感交集啊。拆掉纱布,才能好好地看清楚我的左手,对比了右手,发现两手明显有不同,左手尺骨的突出比右手高出一些,医生怎么没发现呢,怎么不考虑下是下尺桡关节脱位呢,再加上刚才专家的话,真的是越想越气愤,难道真的中彩了,要开刀的话,真不知道要埋怨谁。

今天去了医院和专家,也就是邱主见了面,交流了下后,他让我拍了左手肘,左手腕,和右手腕,看了片他说骨头没什么问题,对比了左右手的下尺桡关节,左手的关节有间隙,而右手的下尺桡关节明显是靠在一起的,他的意见是说那里的韧带有点松,可能是这个原因导致的,因为没有确诊我便问他,进一步检查的意见,是否要做MRI,他说这个位置做 MRI 也没什么意思,要确诊得去做关节镜,汕头没有,得去广州。最后他认为这个问题,不算太严重,觉得没必要开刀,还是理疗为主(用护腕圈住)。听到邱主的结论,可以说有点失望吧,因为还是没有找到原因。不过专家说没有大问题,心情还是轻松了不少。专家还是很好人的,下午似乎是因为我才特意过来医院的。晚上回家后,自己硬掰了几下,发现旋转的角度有大了一点,希望以后继续掰可以慢慢恢复吧。

戏剧性地是原本没什么问题的右手腕,拍片后发现,「尺骨茎突旁见小骨块影,性质待定」…没什么不舒服就暂且不起管它吧,单纯尺骨茎突骨折是可以不用治疗的。

流水账般记录了这一个月的经历,若说教训的话,也是老调重弹了,便是受伤千万不能大意,去设备专业的医院检查,以免耽误了治疗的时间,悲伤的是误诊仍不能避免,只能降低概率,看来经过这一次对小诊所医生又多了一种不可靠的感觉。不过想深一下医生也没什么过错,主要是检查方面的大意。这段时间了解了很多相关知识,还整理了一些笔记。现在,过了「哀悼週期」,已经淡然。

另一个教训便是骑行的姿势,特别是手的位置,这样放完成是作死。还有装备一定一要带全买全,去了医院才知道那钱真不叫钱。对比起来一开始为装备付出的那些钱真不算什么。一寸短一寸险,保护措施要做足,学会防御性骑车。

一年后,手腕的旋转角度已经恢复正常了(可能病因是关节粘连吧),一开始三个月有注意锻炼,后来也没怎么理了。现在旋转到尽头后再用力尺骨末端会有酸痛感(两手都会,伤手严重点),仍不敢手掌托着地面来做俯卧撑。

期间,膝盖又出问题了(可能是髌骨软骨软化),用力就痛,肌肉萎缩,伤腿的大腿比健侧瘦了一圈,去做了 MRI,看了运动医学医生,还做了康复治疗。当然一年后的现在都好了不少了,单车继续骑。推荐这个专栏运动医学 - 知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