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猫是怎么感知时间的,它们的寿命只有那么十来年。那它们的一秒还是我们的一秒吗?它们怎么还那么悠闲,常常懒洋洋得在睡觉。你说猫有什么追求?生存,舒服?

小时候的印象中,猫总是长得很快,原本还没开眼,一段时间没留意,就有了像模像样的体型了,有时候还会叼着一只老鼠,在你面前一副的胜利者模样走过。 现在还能想象的到几只猫在后庭里嬉戏的场景,那时侯我还特别小。在慵散的夏日午后,几只花猫棕猫在屋顶上花盆间乱窜,我则在庭院里仔细地搜寻每棵花草树木,看看哪里能找到一只螳螂,多么不搭。

回忆起养猫的过程,总带有股淡淡的味道,随着生活慢慢流转,你也会慢慢忘记自己在养着他。反正每天总要去市场上带来鱼饭,拌入当天特意煮多的粥里,常备着一堆烧过的煤球,隔几天就要换一次猫盆。就这样年复一年,你以为会是永远。但有一天你敲打着瓷碗呼喊着他,告诉他吃饭时间到了,可他却没有如期出现,就这样再也没有出现了,也许是在街上被人套走了,也许你会在某个隐秘的角落发现他的尸体,不过大多数情况是你再也见不到他了。这对他来说这是一生,但对你而言只是几天情绪的低落。

猫不像狗那么温顺,很容易伤人,还会经常去厨房捣乱,滋生跳蚤,母猫还会吃掉猫仔。虽然小时候常常与猫相伴,我也不是特别喜欢猫,那时候是天天缠着父母要一只狗,至今未曾实现。

现在,我家已经很久没有养猫了。我妈偶尔还会提起最后那一只猫,当时放走了他几次,每次总能认得路回来,最后没办法了,只能装进袋子里,用单车踩得很远很远再把他放走,当然这次他回不来了。这就是我家的最后一只猫。相比狗来说猫的野外生存率是高很多的,活个三四年不成问题。不过这只是从电视上看来的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写起猫了?可能是我在念想起那简单悠闲的生活。最近做的事很多,整个人处在高速运作接近满载的状态,不过倒是一副很好的麻醉剂,麻痹自己,不会把时间去想着那些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