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本应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我居然激情地喊上大家出来喝酒,
我为何如此激情,只怪这生活太绝望,
从不清楚民主是什么,只当是拯救我的一双手,
无论思想多么孤独,
都不能因此而退步,
恐惧很多,也很懦弱,
但我从不害怕痛苦,
以流血为荣,
怪这不是一片可以洒血的土地?

每个人对国家、民族的认同都有一腔热血
但这腔热血也易化为冲动,做出无理智的行为。
一旦受到别有用心的引导,就可能沦为别人的政治工具,
并非无前车之鉴。

我一直对此心存疑虑,
中共是一错到底?
异见人士都是受压迫的弱者?
这是十几年在中共顺民教育压迫下的反扑?
还是真的是理智的决定?

难以决断,
今日之我所以痛苦,所以失败,
是个人性格造就?
还是社会环境导致?
哪个是我的责任?

都是我的责任!

我在害怕什么?

他人反掌之事
我却如此难以决断

孤立和蒙昧
是最可怕的

何况,
有口无心的人太多了,
跟着吆喝很容易,
真正能做起事来的又有多少?


最让人悲伤的是,你看到很多人被蒙蔽,你却无能为力,你以为自己很清醒,不
过中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错觉,到头来发现真正浅薄的还是自己。你还是得为了每
个月那点工资,折腰。甚至比你认为的那些愚钝的人还要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