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点多,终于有个安静的时候了,今天特别冷,外面风很大,窗户都被摇得咯咯作响。我的思维也很乱。趁现在整理清楚……

我现在是把笔记本搬到床上,躺在床上打字,原本以为这样会很暖和,没想到躺在床上打字保持那个姿势真的很难受,而且被子又不够长,盖住了笔记本又盖不了脚…感慨长得高还真不好。

今天可以说一整天都在上网看东西,没有去上课,也没有做我的兼职项目,更没做成打算今天要做的事,我早已习惯这样了。不过看了一天网页,收获还是挺大的,最受感慨的还是看到了两例当代社会由「当权者」所造成的悲剧,其实是两个人的故事,一个叫范燕琼;另一个忘了名字了,我知道是关于上海拆迁的事。确实有记在这里的必要,我期待平反的一天。还一则是关于长江三峡造成旱灾的事,这种消息得不到传播,还是既得利益者的功劳,在壹報那里看到的文章说长江三峡产生的利益,按照某当权者逻辑不知道算不算诽谤呢?我曾经在Discover上看到一部关于三峡的记录片。具体内容记不清了,记得有提过三峡工程造成了人类的大量迁徙及三峡发电站的旅游资源,还有关于三峡的可能引发地震的讨论,基本上这记录片对三峡的态度还是贬多于褒的,当时我也很奇怪,一直以为三峡是一件有益民生的工程,因为我在家乡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个星期都要断俩次电,就一直很期待三峡能带来改变。所以我看完记录片,还立刻上网搜索一下,还真发现一篇反驳这记录片的文章,但是具体什么内容就记不清了,只知道当时我还是有点相信或者也造成了我对这纪录片的态度多了点怀疑,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所谓的反驳其实就是那种五毛一篇的文章吧。嗯,对三峡的东西写的太多了。还有一件是现在还处于进行时中的事,就是冯正虎被拒于国门之外,现居于日本入境处前(日本境外)的一支长凳上面。哈,以后有能耐出国旅游还是要小心点,某某可以让你随时回不了国。

另外一个大段就应该讲讲博客的事情。上一整天网,发现了许多优秀的博客,这些博客,也是我了解上一段那些信息的主要渠道,这也成为我想写自己博客的原因以及方向,自然,我没有打算也很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写这些评论社会,时政,民生的文章,我所想要的是一个分享技术,以及通过记录学习笔记来帮助我学习的博客,同时,也用来分享心情,我希望可以很随意发一些文章,无论看起来是无知的、低B的、不和谐的、充满幻想的、甚至装B并且不成功的,都可以坦荡荡的发出来。正如现在整个博客还是空荡荡,我还能发这篇文章出来一样。当然,整个博客还是以游戏开发及设想为主,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兴趣。其次,我还想把我的以前的诗整理后也发出来,今天访问了我三四年前的MSN空间,上面放着我当时写的诗,到如今还是零评论,是不是说明这些东西的价值了?不过,对我自己每每看了都会触动的,所以我很希望能够把高中写的诗都给整理出来,放在博客上,当然诗里面的感情只能属于我,但我是很希望能够通过此学到一些写诗方面的技巧,我一直很难把我写的诗称之为「诗」。

再谈一下twitter推特吧,虽然很想睡觉了。注册twitter 是在今年五月,当时注册了个screwyou的名称,然后发了句sleeping就没怎么搭理它了,到了今天才感觉到twitter的强大,渐渐开始想融入推特社区了,不过推特还是挺费时间的,我有90来个following,一直看更新(有更新就看,看完又有更新了),一直下去就费了大半天了,纯电脑用户用twitter还真是有点凄惨,还得学学怎么吃这快餐。

最后是不是应该展望未来了,临近毕业,未来这个词已经不是遥远的了,毕业打算,还是想继续进修,可现在的问题,我很难有规律地做准备。时间规划也是我现在的燃眉之急啊。

好了真的困了,末尾感慨一下自己的打字速度还真的慢,上面那堆字从一点多打到现在已经3点了,虽然中间跑去过隔壁宿舍偷点鸡蛋饼充饥,随便看他们玩魔兽RPG。

———————————————————————————————————-

这文章是在两天前写的,多得学校的断网制度写完时发不上来了。隔天又不想发了,觉得要改改,然后今天突然一时冲动什么也没改就发上来了。至于题目……刚乱起的,恩,很好orz!…